首页 > 产业观察
占据国内市场份额60%,悦刻电子烟是怎么造出来的?
燃财经
2019-09-21
从商业的角度,悦刻的崛起,是一个非典型的独角兽养成故事。

中国销量第一的电子烟,是怎么造出来的?

日前,我带着疑问,受邀参观了电子烟品牌“RELX悦刻”位于深圳的电子烟实验室和专属工厂。 

悦刻是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电子烟创业公司,成立不到2年,估值已达30亿美金上下。根据悦刻创始人&CEO汪莹透露的最新数据,截至2019年8月,悦刻的市场份额高达60%。但这家公司的野心远不止于此。按照汪莹的说法,悦刻今年的市场份额目标是超过70%。 

过去十年,成千上万的电子烟厂家,密密麻麻散布在深圳宝安的园区里,它们贡献了全球电子烟市场90%的产能。但从来没有一个品牌,在国内占据如此高的市场份额,吸引如此之多的关注。 

让同行感到紧张的是,除了在品牌上展现出的爆发力,如今这家公司正在加大对电子烟供应链的掌控力度。它在2019年初投资近2000万元,成立了国内电子烟品牌第一家实验室,也是目前行业内唯一成规模的实验室。它跟电子烟代工龙头麦克韦尔合作,启用了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专属工厂,月产能的峰值可以生产烟弹5000万个。 

我这次走访的悦刻专属工厂和实验室里,藏着不少这家公司的秘密。 

产量增长160倍背后

在悦刻的专属工厂,1层是包装和仓库,2层主要是电池和烟杆的组装,3-4层是烟弹生产车间。工厂面积超过2万平米,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子烟专属工厂。 

与大部分电子烟工厂“作坊式”的操作不同,悦刻专属工厂管理非常严格。在一层入口处,到访者需要穿上鞋套,才能获准进入。沿扶梯上到四层,就到了烟弹生产车间,这是工厂员工人数最多的一个车间。

在进入烟弹生产车间之前,所有人都必须穿戴防尘服,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,并需要将双手清洗干净。在换衣间和车间之间还有一个风淋室,对进入车间的人进行风淋除尘。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,这里的环境要求甚至超过很多食品企业,达到GMP10万级洁净车间的标准,确保烟弹生产过程的干净卫生。

根据生产流程,烟弹车间被划分为不同的区域,包括雾化芯组装、烟弹注油、烟弹封装、成品检测等。统一身着防尘服的工人们,坐在各自的生产线上,按照流水线进行生产。据悉,工厂拥有4000多名工人,产能顶峰可以达到每月生产5000万个烟弹。

悦刻专属工厂由悦刻和麦克韦尔共同运营和管理,生产线的员工由麦克韦尔负责招募,但在管理上实行双重管理。悦刻有超过150人的品质供应链团队,与麦克韦尔共同管控来料、生产、成品的每一个过程。

在烟弹的各个生产环节,车间都引入了自动化设备,以替代人工操作。悦刻联合创始人、研发与供应链负责人闻一龙告诉我,悦刻开发了很多小型自动化设备,以提高效率并管控品质。但目前车间还未实现完全自动化,因为自动化开发一般需要6个月到1年时间,而电子烟行业产品更新迭代非常快。不过,悦刻的全自动化生产线已经在筹建中。

国内的电子烟创业风口,兴起于2019年初。一批跨界创业明星,用资本的力量点燃了国内的电子烟市场,从而诞生出一批新的电子烟品牌。在千烟大战中,大部分电子烟品牌都不具备生产能力。找一个代工厂,生产一批公模产品,贴上自己的品牌,马上就能投放市场。所以电子烟一度被称为是一个“只需要300万就能起步的行业”。

较低的准入门槛,导致了行业的参差不齐,也为劣质产品大行其道提供了机会。据闻一龙介绍,大部分电子烟品牌都是找电子烟工厂选型,不参与产品开发,只检验成品品质。区别于单纯的OEM“下单生产”的模式,悦刻在设计、研发、生产等环节参与更深入,对品质把控非常严格。 

例如在抽检流程上,大部分企业只检验成品品质,但悦刻有58项检测工序,对每个流程实行品质抽检,驻场品控团队全天进行产线巡检,随时解决现场出现的问题。“我们一年用于品质抽检而消耗的烟弹数超过200万个,仅这一数字就已超过许多电子烟品牌一年销售的总烟弹数。” 闻一龙说。 

从2018年4月正式量产以来,17个月时间悦刻的电子烟烟弹产量增长了160倍。悦刻专属工厂的启用,意味着行业的竞争,从品牌端的赤身肉搏,进一步延伸到了对供应链的深度管控。

电子烟怎么才安全? 

电子烟到底安不安全?这几乎是每个接触电子烟的人,都会发出的质疑。 

今年315晚会,央视点名电子烟,专家称电子烟中含有有害物质,尼古丁会让人上瘾。7月,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表示,电子烟产生的气溶胶含有许多有毒有害物质。8月,人民网五问电子烟,指出大众存在的普遍质疑。 

在电子烟渗透率高达13%的美国,也频频曝出电子烟危害健康的案例。今年8月,美国伊利诺伊州发生了今年第一起与电子烟有关的死亡病例。随后明尼苏达州、印第安纳、加州洛杉矶也分别出现与电子烟有关的死亡事件。9月10日,美国堪萨斯州一名女性死于电子烟引起的眼中呼吸道疾病,这是全美与电子烟有关的第六例死亡事件。 

不过有证据表明美国的病例与正规渠道销售的电子烟并不关系。美国疾病控制和防疫中心发现,这些患者使用的电子烟都含有大麻成分。纽约卫生部实验室通过调查,发现这些含有大麻成分的电子烟中,都含有极高的维他命E醋酸盐,这是一种添加剂。 

悦刻首席烟油研发专家姜兴涛向我表示,目前国内很多电子烟企业在烟油中添加维生素C、胶原蛋白,甚至宾槟榔碱和咖啡因,这造成的安全风险极高。 

在他看来,电子烟不是绝对安全,但绝对比传统烟安全。另外,并非所有电子烟都比传统烟安全,因为行业玩家太多,很多企业不具备烟油检测能力,违规添加各种高风险物质。美国现在因为抽大麻烟导致肺炎和死亡,大麻烟导致死亡并不是大麻,而是大麻为了溶解性和抗氧化,添加脂类成分吸入导致了类脂性肺炎。 

“这为电子烟行业敲响了警钟。”姜兴涛说。但他同时表示,目前国内添加各种违规成分的电子烟比比皆是。 

悦刻在2019年初投入使用的实验室,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确保公司产品所使用烟油的安全性。 

据悉,悦刻使用的所有烟油,都会经过烟油生产商、灌装工厂和悦刻三道检测,全部检测合格,才会在生产中使用。“所有的全套数据,我们自己都会测一遍,最终是以我们自己的数据为准。” 姜兴涛告诉我。

其中,RELX悦刻的检测会进行17大类烟油品质安全检测项目,涵盖了54个具体指标。同时,对于每一批次的烟油,都建立了追溯机制,所有样品都会在样品室保留两年。

另外,悦刻制定了全球最严苛的烟油企业标准,《电子烟雾化液》企业标准是第一个由国内独立电子烟品牌制定的标准。“如果按照我们的企业标准,对市场上其他品牌电子烟产品进行安全检测,超过90%的品牌不合格。” 

姜兴涛表示,悦刻制定的企业标准在欧盟国家相关标准和美国PMTA的成分限量HPHCs要求基础之上,更加严格且全面,同时在安全成分限量和检测方法上,参考了近30项食品安全相关的国家标准。

悦刻的野心

十年前智能手机产业刚兴起时,深圳华强北聚集了一大批山寨手机生产商。他们用拙劣的工艺,不成熟的技术,生产着质量难以保障的低价产品。如今的电子烟产业的现状,跟当年的智能手机产业如出一辙。千烟大战,鱼龙混杂,缺乏行业标准。 

然而,跟智能手机兴起时那种群雄逐鹿的局面不同,电子烟赛道的发令枪余音未落,悦刻就已经百米开外、遥遥领先。 

实际上,悦刻的不同,不仅在于它一马当先的姿态,更在于冰山之下的积累和沉淀。在汪莹看来,“正是我们在冰山更深处、更基础的环节的努力,才从根本上决定了我们与其他电子烟品牌的不同。这正是悦刻之所以成为悦刻的原因。” 

目前大部分电子烟品牌不具备检测能力,当它们对所用烟油0检测,靠烟油供应商和代工厂把控烟油品质的时候,悦刻已经在用行业最严苛的企业标准对烟油进行安全和品质管控。在研发和生产制造环节,大部分电子烟品牌采用的仍然是代工模式,选几样烟油口味,将生产环节全部外包,悦刻则选择跟供应链合作启用专属工厂。 

汪莹告诉我,创办悦刻的初衷,就是为了让这款产品有益于更多烟民的生活。“我们看到一个技术在这个时代几乎准备好了,需要有人去把它做得更能被消费者接受,它是价值本身。”

所以,当所有人还在计算风险的时候,汪莹冲了上去。从创办悦刻的时机,建设悦刻实验室,启用专属工厂,都能看到汪莹的决心。 

汪莹是电子烟重度用户,曾任Uber中国的中区总经理。滴滴合并Uber中国后,她整体负责Uber中国的业务。在滴滴期间,她曾买来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电子烟,分享给让同事使用。 

红杉资本对这种“因为自己的个人体验或需求而引发的自然创业”有更深的偏好。红杉中国合伙人孙谦告诉我,汪莹的这一点打动了他,所以他在B+轮投资了悦刻。“有的人就是觉得是风口,就一个猛子扎进来了。那样的话相对会更功利些,但悦刻的起源是更自然的。” 

从商业的角度,悦刻的崛起,是一个非典型的独角兽养成故事,而且从势头来看,这家公司的野心显然不会止步于独角兽的体量。 

汪莹的抱负,显然不止于国内市场的短线拼杀。在汪莹看来,“国内市场只是我们全球战略的第一步。”汪莹说。根据她透露的数据,悦刻的产品已经进入全球43个国家,海外市场的收入占比已经达到23%。 

既有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专属工厂,又有国内电子烟品牌唯一成规模的实验室,并且以全球最严苛的标准制造产品,这或许正是悦刻不断生长的武器。

电子烟,悦刻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健康乐土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健康乐土所有。
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健康乐土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